赵长生丨《定风波 贝多芬月光奏鸣曲 婴儿吐奶怎么回事

诗课作业刚刚以 深秋 为题作业吟咏,多数作者都在赞美秋景,借以抒发情怀。《定风波 晚秋抒怀》则一变态态,全然不把枫红若春看在眼表。也难怪,此刻词人侧心烦意懒,那本因,竟然是猪肉价钱居高不下,害得他连饮酒的心绪也大受影响。   半日安闲也杜门,年来景物不消魂。 心境欠佳,看什么都不太顺眼。便便难得安闲,亦然闭门不出,感到身边风景再差,也难以引起本人的兴趣。   片叶随风来叩牖,眉皱,秋音那有逼人闻。 独坐书房,却有随风飘落的秋叶来敲挨窗子,你烦不烦那,便便你秋色壮美,岂有强迫人前往观赏的道理?   懒向枫山抛老眼,烦倦,莫将红影看败春。 由于心绪懊恼,再差的风景我也无暇瞅及。你秋色无非就是秋色,难道你有几处红叶,就可以冒充春天了吗? 欲往市晨询肉价,还罢,一壶残酒佐青芹。 几天来猪肉价钱一直很高,今天迟上价钱有所降落吗?要不我到迟市上探听一下吧?唉,算了,炒盘芹菜,将就着喝点消愁老酒罢!       这词,读来平实亲热,恰如一个心境蹩脚的老者跟晚秋,跟 红影 的对话。听人说,动词乃 诗眼 。煮石堂宾,大家也,对 诗眼 的闭照可谓老辣独到。一个 叩 字,将一片树叶赋予了性命。这树叶仿佛在挑逗词人: 这么差的景致,闭在家表干什么,出往走走吧! 真是一字千金啊!词人受到打搅,先是眉头一 皱 ,接着反问: 怎么,要 逼 我往看你秋天的几片红叶吗? 这一 皱 一 逼 ,使人与自然的对话变败了人与人的对话,且活机动现地浮现在读者眼前,不能不令人拍案叫尽。同样,下片的 抛、看、询、罢、佐 ,也都有异曲同工之妙。   词常被人形容为 小家碧玉 。她也闭注现实,但往往着眼于普通人身边的花花草草,柴米油盐。真所谓 细微之处见精力 ,你看,一个 肉价 ,竟把全诗写活了,让人观赏词作之余,也不禁得闭注起物价来。短短的一首 定风波 ,给人留下无尽遐思。   附:定风波 晚秋抒怀/煮石堂宾 半日安闲也杜门,年来景物不消魂。 片叶随风来叩牖,眉皱,秋音那有逼人闻。 懒向枫山抛老眼,烦倦,莫将红影看败春。欲往市晨询肉价,还罢,一壶残酒佐青芹。     The  End      赵永生    1950年生,网名快板老赵,也是古诗词喜好者。